夜狼殇yu

这个破画画的怎么写文了

昆仑和鬼王
在上色毁掉之前纪念一下哈哈哈哈

双翼漆黑的天使
在深渊呐喊

沉重的琴音
救赎了谁的心脏

赤足感受大地的温度
低吟浅唱如凄如诉

身在黑暗
笑得

如同疯魔
而将众生普

上次说好要抽的www

[魔主/坤花]

#文笔渣
#不虐
        “工作的第一天就快要结束了,公交车司机也真是个有趣的工作"华晨宇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 大巴驶出了霓虹炫目的城市,渐渐到了城乡交界处,它行驶在昏暗的灯光下,空荡荡的车厢里,只剩下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。他旁边的窗户是开着的,裹挟着寒气的夜风不断的灌进车厢。
        车快要到站了,而他却没有任何动静。 华晨宇回头看向他那人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眉眼,看不到任何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华晨宇迟疑了一下,又开口道:“你在终站下车?"
         没有任何回应。
         华晨宇感到背后有些寒意,又转头继续开车。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声音,“车到哪儿我就到哪儿"华晨宇感到一丝怪异攫住了他的心脏,“为什么?"“因为我没有目的地。"
         车到站了,华晨宇不敢多待,但还是提醒道“我要走了,你不可以留在这,那人于是纵身跳出了车窗,消失在黑暗里。
         华晨宇愣了几秒,便也下了车,拦了一辆的士去了“不朽"。这是当地一家十分有名的酒吧,每到夜晚便聚集了许多上层人物,而酒吧的主人是当地龙头企业的总裁华福雄先生。据说这华先生有个儿子,但从来没有人见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金晨,你看他要去不朽!" “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" “大概是的" “你知道不朽的那个少爷吗,听说唱歌很厉害!"他听见后座两个女生在小声议论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车很快停了下来。他偷笑着下了车,走进了“不朽"。